张怡宁:吃止疼药打的决赛 让我难忘的三个瞬间_乒乓球_2008奥运站_新浪网
新浪首页 | 网站地图
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张怡宁:吃止疼药打的决赛 让我难忘的三个瞬间

http://2008.sina.com.cn  2008年08月24日08:46   体坛周报

  T==体坛周报

  Z==张怡宁

  T:看得出在成功卫冕之后,你很激动,经过一夜的休息,你觉得现在是什么样的感受?最想说的是什么?

  Z:开心!很开心。终于圆了自己的一个梦。其实昨天我都想不起来开心,感觉昨天一天人都是处在比赛的这种过程中。昨晚我睡得特别晚,大概是夜里3点才躺下的,自己一直在床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睡,一会起来上卫生间,一会躺下,脑海中不停地出现不同比赛的场景,一会是和王楠的决赛,一会是对李佳薇的比赛,一会又是对冯天薇的比赛,包括团体赛的决赛等等,像过电影似的。

  T:现在还感觉很累?

  Z:现在我渐渐从比赛中走出来了!感觉最累的还是头脑。接下来就是体力。但现在又觉得心情也不是完全的放松,这几年一直都是紧绷着,突然让你这么松下来,好像还真的是松不下来似的。一般人可能理解不了,只有运动员才能理解这种感受。

  T:对冯天薇的那场比赛,对球板的这个特殊情况你当时是怎么处理的?

  Z:当时我的力量本身就不大。再加上底板没力量,又没穿透力,还没准星,所以海绵厚了的话特别缺少精确度。我下意识的球怎么也打不出来,我发力跟没发力差不多。我不发力线路就短,对方正合适我那个球。本身对方就是年轻队员,在成长阶段,就拼。我们两个人球特别对路子,她防守好,我拉还拉不死她,心态就急,就丢分,不过反过来想,对方也拉不死我!所以也就换套战术重新来,就慢慢稳住了!只能这样!

  T:你这次奥运会经历了很多曲折,除了对冯天薇球板意外的小故事,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故事发生吗?

  Z:对冯天薇这场球打完了。我就感觉到腿有点拉伤那感觉似的。还好自己能忍。最后决赛和王楠打自己还是吃了止疼药打的。腿的内侧肌有点拉伤,所以腿还是绑上了。我已经做好了7局比赛的准备。所以在比赛中我不能让自己有一点分心,不管领先还是落后,我不能想自己的疼痛。所以,要做到万无一失的话,必须吃止疼药了。

  T:最难忘的时刻是何时?

  Z:整个奥运会让我特别难忘的不光是我拿了女单的冠军,还有自己在开幕式上宣誓。这种紧张的心情感觉像一次冠亚军的决赛一样。因为这个紧张不一样,那个感觉心里没底。不像打乒乓球比赛,是自己的专业,再紧张还可以控制,头脑能保持清醒,最起码清楚怎么打。开幕式发言,心里一点底都没有,我不知道能说成什么样。所以那时的紧张仿佛给我带来那种空气的凝固感。还有就是在女团决赛中,胡总书记亲临现场,不管比赛的输赢,当时都是给我留下了一个特别美好的回忆。

  T:据说在赛前,中国乒乓球队为了确保金牌,做了很多备战准备,其中一项就是当比赛时,我们的国家主席来到现场,你们该如何应对,是吗?

  Z:对,没错。当时我记得我们出了好几道题。第一就是如果国家主席来看比赛,你的心情是什么样的?我写的答案第一是把技战术想细。第二条就是尽量不往主席台上看,让自己的精力集中在球台上。场上气氛肯定特别浓,压力比想象大,想得越困难越好。

  T:你始终保持良好状态,最终获胜的法宝是什么?

  Z:除了自己的严格要求,还包括你身边的朋友和教练一直以来对你这种严格的要求。比如你上届拿奥运会冠军,这次你还想拿冠军,教练自然会按照奥运会冠军的要求来训练你。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训练水平,这半年一直保持比较高的训练水平,训练水平提高了,你的状态就不会差哪去。你要相信自己,奥运之前四站公开赛打得不错,包括广州世乒赛也不错,是奥运会预演,就是模拟奥运会这种气氛。这个半年包括正定封闭训练,我觉得自己特别稳定。四年的奥运会,我心里把它当成一个比赛去完成就行了!自己心态一定要好!

  T:现在世界第一是你的,大满贯也是你的,卫冕冠军也是你的,下一个目标是什么那?

  Z:我现在还没有目标!现在就想轻松一段时间。因为我这人定期需要放松一下自己。

  T:这一场奥运会打下来你怎么评价你的队友王楠和郭跃?

  Z:王楠是一个非常伟大的运动员,其实她那天跟我打的时候心态非常好。放手一搏,赢了非常好,输了也没什么关系。相反我这边更想拿这个冠军,觉得自己还是凭着毅力吧,在场上比较坚定。当时我都想好了打7局的准备,我第一局输了,第二局落后,第三局还是落后。当时就想!今天这场球肯定见7局了,当2比1的时候她全力去博,能打到就赢了打不到就输了。

  至于郭跃,是潜力非常好的队员。肯定还要经历许多磨难,任重道远。她是一个可塑的运动员。

  T:两届奥运会,4年的时间,你的主教练已经从陆元盛,换成了施之皓,但是主管教练一直都是李隼,说说他们教会你了什么?

  Z:施指导一直对我很好,他性格内向,对我们很温和,从没对我大喊大叫什么的。我觉得跟他配合心定,困难的时候也是他一直陪伴着我。状态不好的时候总是陪我聊天帮我找问题什么的。他特希望你能够好起来,能够完成你心中的愿望。我觉得他是一个非常有头脑有智慧的教练。

  我跟李指导配合这么多年,我们俩太默契了,我们的心灵感应实在是太强了,他特别急的时候我心理一下就能感觉到。我们在打决赛之前,他的心情特别焦躁,感觉既想让比赛赶紧来,又觉得我们没有准备好。我一回房间就说能把空调开低点吗,他就说你太躁,其实他也很焦躁,只是我比他表达得更明显一点,他一直很关心我。

  T:我看你、王楠和郭跃赛后都流下了眼泪?你在父母的怀里哭?可能每个人感受都不一样,你是什么感觉?

  Z:我见到爸爸妈妈以后就哭,感觉他们很不容易,现在拿到冠军就彻底踏实了,很欣慰。我觉得我妈当时让我当运动员真的是非常值,能让这么多领导看我打球,觉得很自豪,我的乒乓生涯的经历对我而言是深刻美好的回忆。

已有 _COUNT_ 位网友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