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蒙斯:上帝也许为我发笑 我或许会为这两枪出书_射击_2008奥运站_新浪网
新浪首页 | 网站地图
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埃蒙斯:上帝也许为我发笑 我或许会为这两枪出书

http://2008.sina.com.cn  2008年08月18日07:58   体坛周报

  “马特,你认为上帝是否也为你发笑了?”

  “或许。如果他也有点幽默感的话……”

  捷克人昆德拉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捷克女婿马修·埃蒙斯每次瞄准奥运射击项目最后一个靶,谁在发笑?

  马修·埃蒙斯,被昵称为“马特”的美国人,脸上尽是未刮过的胡桩。他至少确信也把自己逗笑了。他笑得无法停止,赛后接受记者采访时不停地拿自己开心。

  他在2008北京奥运会上几乎完美地重演了4年前雅典的一幕,最后一枪闹出超级笑话,把到手的奥运会最后一块射击金牌送给了中国运动员。上一次的受益者贾占波预赛被淘汰,但他的队友邱健,还是在决赛中享受了同等待遇——凭借埃蒙斯最后一枪的大礼成为冠军。

  佳话和神话的距离

  男子50米步枪三姿是奥运会射击的最后一个小项。预赛第二名的美国人埃蒙斯决赛前9枪发挥非常好,最后一枪到来时,他已经领先当时总分第二的乌克兰人苏霍鲁科夫3.3环,领先第三的邱健3.4环。这意味着,只要埃蒙斯最后一枪打出7.7环以上,必定获得2008奥运会的最后一块射击金牌。

  他的妻子卡特琳娜在场边为捷克电视台做解说嘉宾,清秀的眉目间尽是如水的温情,此刻,她不是奥运首金获得者,仅仅是一个等待丈夫归家的妻子。正是在2004年雅典射错靶把金牌让给贾占波的那个夜晚,美国人马修爱上了过来安慰他的捷克女孩卡特琳娜。2008携手来北京参赛,这对情侣成为一段佳话。若是马修继妻子卡特琳娜夺得首金之后拿下奥运射击最后一块金牌,埃蒙斯这个姓氏甚至会成为一个神话。

  佳话到神话的距离,四年够吗?

  卡特琳娜清楚丈夫的习惯。埃蒙斯总是在所有选手里最后一个扣动扳机,第10发子弹同样如此。

  一连串的枪响后,乌克兰人只打出9.8环,邱健打出10.0环,凭借0.1环的优势在最后一刻压过乌克兰人,此时,看台上的中国观众们已经在欢呼,庆祝邱健获得一枚银牌。

  埃蒙斯还未开枪。此时,美国人只需要打出6.7环的成绩,即可带走金牌。

  75秒计时快要结束的时候,埃蒙斯终于抠枪了!

  多少环?

  4.4!——当这个数字出现在大屏幕上时,现场的观众和记者们都无法相信这是真的。怎么可能?

  “4.4”的数字没有变化,看台上顿时一片欢声雷动,数十面中国国旗在栏杆边飞舞,转瞬之间,庆祝过银牌的观众们已经改作庆祝金牌了!

  埃蒙斯没有像雅典射错靶以后一样感到不解。他明白自己出了一点错,很可惜,在射击运动里,没有任何一点点错是可以被原谅的。雅典射错靶让埃蒙斯在最后一枪后从榜首变成第8,这一次,凭借那4.4环,埃蒙斯总分落到第4位,同样与奖牌无缘。

  “或许,故事还没完”

  “最后一射前,我和此前9发子弹的心态是一样的。说实话,当时我感觉很舒服,而且,我特别享受中国赛场的热烈气氛。我确实有点紧张,但紧张是一件太正常不过的事情,我早就适应了。”埃蒙斯并不认为自己最后一刻心情有任何特别。

  “我习惯把枪口从上往下移动瞄准靶心,”埃蒙斯说,“或许我扣扳机的手指用力过狠,我猜。这完全是一次技术失误,和枪没有关系,是我的手指出了问题。有时候这些事情是注定发生的,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赢不下这个项目的奥运奖牌,但里面的确存在某种原因。总之这一枪打出去的时候,我就知道或许糟了。”

  埃蒙斯是个伟大的射手,否则不可能在一群高手的比拼中总是在最后一刻到来时取得遥遥领先的位置。在射击比赛中,这样的优势永远是罕见的。但就像那个射手和鲑鱼的比喻,埃蒙斯就是一条习惯领跑的鲑鱼,一路跳跃出超越同伴的轻盈,独自一人到达目的地。然后,却不知道该做什么,两眼在四野的迷茫里发呆。等到同伴们到达时,他才发现,狂欢早已开始,他却仍未加入进去……

  尽管命运再次和他开上了玩笑,这一次的埃蒙斯却拥有了更多的安全感。他经历了短暂的空白后,又笑了。他感觉自己永远是幸运的,因为有卡特琳娜。

  她穿着一双可爱的凉鞋,非常匹配其娇小的身材。丈夫4.4环的最后一枪让卡特琳娜目瞪口呆,但她的脸上还是如水的平静,她再不需要主动去安慰谁,她只盼他归来。她已经准备好了寻找他,等待他,无论他带回什么。

  马修走过来,和卡特琳娜在场边四目相对,亲吻——此刻,他是一只找到伴侣的鲑鱼,其他人的狂欢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和她在一起。他不修边幅,坦率得可爱;她眼里有神,谁接近她都会被消融。有一种幸福,叫做只属于两个人的孤独。

  2004年,21岁的卡特琳娜安慰那位借酒消愁的23岁美国人马修。2008年,同样丢掉金牌的马修,似乎有一种为妻子制造了笑料的满足感,这使得他走出赛场时笑得很爽朗。

  “我是今天参赛选手中间最年轻的一个,只要我还能以射击运动为生,不用去找其他工作,我仍会继续下去。射击会继续给我娱乐,就像我现在也同样收获着娱乐一样。4年后,我仍然会出现在奥运会上,我至少还要参加一届奥运才会考虑退役的事。事实上我从未有过不好的念头,哪怕是在雅典那一次也没有。”

  然后,笔者向他提出本文开篇那个和捷克作家有关的问题。埃蒙斯一边回答一边大笑。我想,就算上帝一点幽默感也没有,也会被埃蒙斯逗笑。

  “你是否会为两届奥运的最后一枪出一本书?”

  “我不知道,或许,故事还没有完呢!”

  其他人庆幸侥幸

  射击是一项自我反思性很强的运动,这使得射手们总是富有一种宠辱不惊的气质。埃蒙斯在人们的追逐中大笑而去,站在领奖台上的3名运动员无一不承认自己收获了某种侥幸,尽管他们也笑得很开心。

  邱健说,“赛前我对自己的要求并不高。进入奥运会的所有运动员,每个人都是经过一些风风雨雨才走到今天的。今天我获得金牌,我觉得有一点侥幸在里面。”在对手因为心理原因出错时,邱健仍然坦白地承认自己同样受到过心理因素的干扰,“过去的我只是一味地想把枪打好,始终没有进入一个更高的层次。现在我感觉,除了技术层面,更关键的其实是打枪以外的东西。我非常感谢我的心理老师,他对我的帮助非常大。我非常高兴,在17年的职业生涯的最后,我终于为我的祖国做出了贡献!”

  33岁的邱健曾在几年前的全运会上夺冠不成差点退役。当他以金牌得主身份坐在新闻发布会场前台上,邱健或许还无法面对意外夺冠带来的反思与头脑空白。以至于有记者问了他一个关于几年前差点退役的问题,等到翻译为外国记者们把问题译成英文后,邱健已经在短短半分钟内忘记了问题是什么,“对不起我没听清楚,能否麻烦你再问一次?”

  “其实,我能走到今天,必须要感谢一个人,我的教练邓军。我和父母在一起生活到17岁,但之后,一直是我的教练在带我。江苏省队,之后到国家队,今年我33岁了,可以说在教练身边呆了足足17个年头,是我的教练教我怎么去打枪,怎么做人,怎么在逆境中成长。”他说。

  获得银牌的乌克兰人苏霍鲁科夫仅仅以0.1环之差输给邱健,但他丝毫不感觉遗憾,他知道能得到银牌已经很不错,“射击项目的决赛总是很艰难,尤其是奥运会,每一枪过后压力都变得更大。我为埃蒙斯感到遗憾,但这样的事情是难免的。埃蒙斯扣动扳机的技术问题?确实不同的射手有不同的射击技术和方式,但很难说什么好什么不好,更非赢了就是好技术,输了就不是。今天有人很幸运,有人没有。只输给邱健0.1环?我非常高兴我赢得了银牌,甚至为自己能够登上领奖台感到幸运。

  获得铜牌的斯洛文尼亚人德贝韦茨在预赛中排第一,但决赛开始时发挥糟糕让他差点失去希望。他是确确实实地依靠埃蒙斯的失误才捡到一块铜牌。德贝韦茨说,“这是我第3次参加奥运会。我在悉尼的时候赢得金牌,当时我感觉自己非常强大,没有人可以战胜我,但今天我很紧张,因为高手太多了。我在决赛一开始3枪连续犯错,我都以为没有可能了。后来我定了定神,握枪更紧,找回了感觉。当然,今天我很幸运。”

  有人握枪更紧,很幸运;有人把扳机扣得更紧,和上帝幽默了一把。

已有 _COUNT_ 位网友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