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矛:这一次没有人喊我“汉奸” 回国总是心愿_羽毛球_2008奥运站_新浪网
新浪首页 | 网站地图
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李矛:这一次没有人喊我“汉奸” 回国总是心愿

http://2008.sina.com.cn  2008年08月24日19:41   南方周末

  马昌博 实习生 柳天伟  

  曾经的中国羽毛球队教练,如今执教韩国;过去九年,他几乎是中国羽毛球“最大的敌人”

  韩国羽毛球队教练李矛这次参加北京奥运会,心情很舒畅,原因很简单——他还没有碰到一个人说:“看,这是汉奸!”

  这个曾经培养出董炯、吉新鹏等中国羽坛名将的男人,在过去九年中几乎是中国羽毛球男子单打最大的“敌人”。

  在这次奥运会上,李矛的两个弟子,韩国选手李铉一和马来西亚选手李宗伟,都打进男单四强,而李宗伟则和中国队的林丹对决金牌,但最终失利。

  1998年,李矛在执教顶峰时被迫离开中国国家队,此前他的弟子董炯刚刚获得曼谷亚运会的冠军。

  此后,按照外界评价,李矛走上了一条“激烈”证明自己的道路。

  2003年苏迪曼杯,韩国队喊出了“为李矛而战”的口号,李亦率韩国队击败中国队捧杯。2004年雅典奥运会,李矛的韩国弟子孙升模获得男单银牌,中国选手却未能进入决赛。

  其后李矛赴马来西亚执教,弟子李宗伟亦成为超级选手,多次打败中国的林丹。而李矛与林丹在今年初于韩国羽毛球超级赛上激烈的冲突,亦在国内为他带来恶评。

  然而李矛并不承认自己这9年的“激烈”道路,他说,每个羽毛球队都想打败中国队,而作为职业教练,他不可能教自己的韩国弟子输。

  他一直说自己是个“打工的”,并感慨自己是为他人做嫁衣,他也一直说希望能回国执教。

  他也不承认什么近乡情怯,只是,在这次北京奥运会上,在中韩对决之时,他选择了不在现场。

  没有人喊我“汉奸”

  中国的球迷很可爱,见到我都很热情,没有碰到一个说,这是汉奸!

  体育不是战争,不过是场游戏,奥运会是个欢乐的大聚会。

  南方周末:作为韩国队的教练,在中韩比赛时为什么不在现场?

  李矛:我觉得这是一个最好的处理方式。确切来说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本来教练不过是个打工者,没有上纲上线的东西,不在台上不是更自在吗?

  南方周末:不下场地是因为自己曾经是中国教练?

  李矛:多个原因,一个是名额有限,让韩国教练先嘛,这样比较好。另外我也觉得自己不下场地比较好,毕竟我是中国人,以后还要回来的。我做观众挺好,再好不过了。

  南方周末:当李铉一战胜鲍春来的时候心中有波澜吗?

  李矛:没有,那天是鲍春来发挥得不好。不过我的朋友目前为止没有一个骂我的。这次回中国最大的感受是中国的球迷很可爱,见到我都很热情,没有碰到一个说,“这是汉奸!”很多人觉得中国人在韩国做教练也是很自豪的。签名啊,合影啊,说我带的不错啊,感受到了这份亲切和认可。

  南方周末:之前想到过有这种状况吗?

  李矛:没有,之前觉得可能会说我是汉奸啊,走狗啊,因为跟林丹冲突之后就是网上很多骂的。

  南方周末:此前和林丹的那场纠纷,引发了很多争议。

  李矛:我网上那么难看的形象,包括吵什么的,都是在林丹向我扔拍子之后,当时判完了之后他跟裁判交涉,然后看到我就把球拍扔过来了,我马上说你是不是要打我啊?你侵害到我人身我会跟你玩命的,那才叫中国人。

  可林丹扔拍子之前我一点都没说话。可是后来电视上放出来,我歇斯底里的状况似乎是在林丹丢拍子之前,是我先吵的,这个是误导。

  南方周末:在国外培养了一批世界级的弟子,他们都成为中国的对手,有没有担心国内对你的看法?

  李矛:在国外教好弟子是我的工作,像张娟娟在韩国教练杨昌勋的调教下,击败强大的韩国运动员为中国夺得女子射箭个人金牌,韩国人也没有骂他。

  网上骂我汉奸是因为林丹事件,当面没人骂我。如果韩国和中国打仗,我绝对背起枪保卫祖国。可体育不是战争,不过是场游戏,奥运会是个欢乐的大聚会。

  任何国家的羽毛球队都想打败中国,不止是我带的韩国队

  韩国队喊出“为李矛而战”,怎么联想都可以,但还是那句话,这不是打仗不是政治

  不是愤然离国,我是出去寻找食物去了。

  南方周末:8月15日的男单半决赛中,韩国的李铉一和马来西亚的李宗伟对决,这两个都是你的弟子,之前你给李铉一分析过李宗伟的战法吗?

  李矛:别人我会跟李铉一分析,但他们两个的比赛我从不掺和,让他们自己打。这一点韩国也认可,也理解。

  李宗伟完了之后给我打电话,说教练我太累了,给对手的教练打电话很罕见(笑)。

  南方周末:但这是奥运会的比赛,也不指导?

  李矛:奥运会的比赛也无所谓,而且韩国已经打得很好了。我在国外当教练和在中国当教练是不一样的,在中国当教练求胜的欲望很强。在国外我是个打工的,一个教球匠,教完了之后,把工作做到位,成绩好或者成绩差,然后走人,无所谓。

  南方周末:韩国方面曾给你很高的评价,说你是世界上最好的教练?

  李矛:这个我不反对这个说法。历届奥运会我的弟子都能进决赛这是我最欣慰的,我觉得我也挺牛的,还没有一个教练能做到这样。我对自己的执教水平很自信是因为有东西,所谓艺高人胆大,会开车一个手就上路了。

  南方周末:据说你在韩国执教却一直不学韩语,被称为“心怀祖国”?

  李矛:我是年纪大了,韩国语学不会。给我没学韩语加上政治含义,这是记者们发挥的,我只是学不会,也懒得学,也没有耍大牌的意思。

  南方周末:韩国队拿了苏迪曼杯后,曾经有个口号叫“为李矛而战”,怎么看待这个口号?

  李矛:当时我不在现场,这个口号我是在韩国从网上看到的。这是我的助手告诉我的,他讲过,这也是鼓舞士气的一种方法。

  队员为李矛而战,听到这个我很高兴,没有什么“复仇”情绪。要是“复仇”的话,韩国队永远复仇不成,给中国队打得输到现在。至于“为李矛而战”,怎么联想都可以,但还是那句话,这不是打仗,不是政治。

  南方周末:有报道说你九年前是愤然离国?

  李矛:不是愤然离国,这是记者编的,我是出去寻找食物去了。这里不行到别的地方去赚钱,这很正常,没有很高的境界。

  南方周末:离开中国后是否有个心结,想要打败中国队?

  李矛:任何国家的羽毛球队都想打败中国,不止是我带的韩国队,这是职业教练员的职业道德,打不败是没办法。没有任何一个老师教给他的学生让他输,这是不可能的。在中国做教练打不败会很内疚,在国外打不败就再来,比较平淡,凭自己的手艺让人家提高一个层次就差不多了。

  南方周末:有人说你出国后选择了一个激烈的道路来证明自己的价值?

  李矛:实际上也不是激烈,因为我天生就是个教球的,我除了教球什么也不会,我在中国不能教了只好去外国教,要不就饿死。

  只是带我的队员打比赛罢了。所谓的激烈,李炫一打败了鲍春来,这叫激烈吗?我看一点也不激烈。有的人看法很激烈,哇,把我的人打掉了!你说激烈,这是最激烈了。

  出国只为糊口;回国总是心愿

  海外兵团都是无奈地出去了。 (回国执教)这个心愿一直在我的心中,但是现在这个环境不可能回来。

  南方周末:能谈谈当年的联名信事件吗?

  李矛:很多教练和运动员写联名信,当时我不是带头大哥,后来也是我自己提出要走的,教练和运动员的联名信总要有一个人出头扛着,我默认了。

  在写联名信之前,韩国队就向我多次询问是否愿意到韩国队执教,至于选择在亚运会董炯拿冠军之后走是因为想证明不是因为能力不行走的,省得留下口实。我并非是被逼走的而是自愿走的,这就是我的个性,出国时想的是养家糊口。

  南方周末:当时离开中国有过悲伤和苦闷吗?

  李矛:没有,之前就做出了出国执教的准备,而且当时也迫切离开,因为也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我像逃脱牢笼一样地离开。

  南方周末:有人说你在中国队执教时不太合群,说你太有性格?

  李矛:我没觉得自己有性格,我只不过是看见不平敢说罢。我也没有什么后悔的,要是后悔的话当时在中国队就有5次机会后悔,他们找我谈,说哥们这事别闹了,做个解释就行了。我觉得我做的没错,我情愿走人。

  南方周末:在外九年,觉得自己坎坷吗?

  李矛:我不觉得这九年在外面很坎坷,作为教练待遇挺高,而且受人尊重,走到哪都竖大拇指,这有什么坎坷的?

  南方周末:海外九年,是否有漂泊感?

  李矛:不漂也得漂啊。而且我除了教球什么也不会。替他人做嫁衣也是一种无奈,当然要有这个本事。随着时间推移,或许再想回来干也干不动了,就这么着吧。有漂泊感是可以回来,可以不去漂泊,我是没有选择,要养家糊口。对于我而言,养家糊口大于这种漂泊感。

  南方周末:培养了这么多中国队的对手,觉得会招来忌恨吗?

  李矛:体育胜负之分跟国民的生活水平、战争、政治没有任何关系,只是一个交流的方式。至于忌恨是他们的问题,我无法控制,也没有悲凉之感。他们怎么想我怎么控制得了?

  南方周末:在外九年,感觉自我的价值实现没有?

  李矛:我现在心境平和,只是无奈感很强。作为教练,自己的弟子在国际羽坛上占有一席之地,自己的价值得以实现,大大超过了什么漂泊感、沧桑感。至于是否为他人做嫁衣……体育是无国界的。

  南方周末:怎么评价 “海外兵团”?

  李矛:海外兵团都是无奈地出去了,这个地方没饭吃就要跑到另外的地方去。

  就像要饭一样,这个地方要荒了肯定要跑到另外一个地方去,这无可非议,大家都是这样,这锅粥满了就到另外一锅去吃饭。

  南方周末:你曾说回国执教是你的一个大心愿?

  李矛:当然,这个心愿一直在我的心中,但是现在这个环境不可能回来。

  南方周末:那为什么还是想回国执教?

  李矛:因为我是中国人啊,中国对我很好。现在中国羽毛球是盛世,可能以后衰败时才能回来。

  南方周末:你是个很洒脱的人?

  李矛:也不是洒脱,是无奈,无奈中的洒脱。

已有 _COUNT_ 位网友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