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翔退赛后82小时:曾怀疑是做梦 醒后不变是坚强_田径_2008奥运站_新浪网
新浪首页 | 网站地图
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刘翔退赛后82小时:曾怀疑是做梦 醒后不变是坚强

http://2008.sina.com.cn  2008年08月27日14:45   外滩画报
刘翔退赛后82小时:曾怀疑是做梦 醒后不变是坚强
刘翔退赛

  8 月18 日,翔飞人没有飞起来。这名受伤的中国“子弹”承受了不仅是自身的伤痛,还有无数人的遗憾。从18 日11 时50 分起,至21 日21 时45 分,整整81 小时55 分钟,以退赛、落泪始,到笑看比赛终,这位中国田径场的“子弹”度过了人生中最艰难的三天。

  文/ 特约撰稿人纪文

  8 月21日14:00,刘翔落选了。

  在国际奥委会公布的新晋4 名奥委会运动员委员会委员名单中,没有刘翔的名字。他错过了成为中国首位运动员出身的国际奥委会委员的机会。

  21:45,刘翔消失了。他不在110米栏决赛现场,也不在鸟巢的看台上;他坐在天坛公寓的电视前,默不作声看着对手罗伯斯以12 秒93 的成绩夺取金牌。赛后,罗伯斯用双手拍打自己的脑袋,然后举着古巴国旗绕场一周。罗伯斯说,“今晚的领奖台上,缺少了刘翔的身影,他很难过!”

  对于25 岁的刘翔来说,这些都不是最糟的消息。他最痛苦的时刻已过去,那一刻永久定格在8月18日11点50 分。

  当时,刘翔站在第六组最内侧的第二跑道上。笔者坐在记者席位的第一排,距离赛道终点很近。当他出现在大屏幕前时,整个鸟巢沸腾了。英国BBC 评论员激动地说,“这场面简直令人激动地想哭!” 第一枪还未响,第五道的荷兰选手范德韦斯滕抢跑犯规,刘翔却没有攻栏;他动作僵硬,眉头痛苦地拧在了一起,撕掉身上的号码布。旁边席位的记者问笔者,他为什么扯下了号码布?与此同时,9 万名观众都不知道这个戏剧化的动作意味着什么,路透社记者事后对现场的描述是“整个鸟巢窒息了”。随后,当刘翔一瘸一拐走出比赛场地时,整个中国都看到了那个消失在赛道上的红色背影。

  刘翔退赛了!

  三天后,观看完罗伯斯的决赛,当笔者发短消息给刘翔时,这位80 后少年又回来了,他笑了,“当然要恭喜他!这是他的第一个奥运会冠军。”

  从8月18 日11时50 分起,至21日21时45 分,整整82 小时35 分钟,以退赛、落泪始,到笑看比赛终,这位中国田径场的“子弹”度过了人生中最艰难的三天。

  8 月18 日 12:05“整个鸟巢窒息了”

  “鸟巢”体育场运动员检录二处。刘翔背后是“ 鸟巢”体育场9 万多观众惊异的目光。他从一条通向体育场外的幽暗小路消失了。刘翔一瘸一拐,走到墙边,再也支持不住,无力地滑到,那一刻,他流泪了。

  “刘翔不想让大家看到他哭,默默从包里拿出一件外套,蒙住了头。但我看到,他的肩膀一直在微微颤动??”当天检录处的裁判陈金凤回忆。

  几分钟后,刘翔的队医赶了过来,脱下刘翔的鞋子,右脚伤处已经肿如拳头大小。

  “必须马上冰敷和包扎!”

  “但他要去出席新闻发布会啊!”

  “不行!他根本就走不进新闻发布厅,现在不包扎,耽误时间就麻烦了!”

  在刘翔的身边,教练孙海平、田管中心副主任冯树勇和队医在急切地交换意见。

  30 分钟后,刘翔被送出了鸟巢,孙海平出现在了新闻发布厅。面对媒体,孙海平说,“当时他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敢死队员,我如果要拦也拦不住他,他就要上战场,是死是活都不管。” 说到刘翔进检录处之前找一个体院专门从事按摩的副院长时,53 岁的孙海平在“在局部…”这三个字上突然停顿下来,掩面大哭。这是笔者第一次看到孙海平当众哭泣。

  8 月8 日,田径队内部测试赛,刘翔跑出了12 秒95,冲刺后,他揉着自己的右脚跟腱,对一旁的孙海平说:“师傅,只要那时候我脚不疼,绝对有信心把罗伯斯拼下来!我等了四年了!”

  只有孙海平知道刘翔当时说话的分量。

  8 月18 日的退赛不是刘翔运动生涯中第一次。2005 年2 月,国内室内田径赛60 米跨栏决赛时,刘翔因为抢跑而被红牌罚下,提前退出比赛。当时,笔者一路跟着刘翔。平日开朗爱笑的刘翔头一次板起了脸,一路上无话。尽管当时这场比赛对于拿过雅典冠军的刘翔只是小赛,由于提前下场,他的凝重心情已经全写在脸上了。

  当孙海平在新闻发布现场时,刘翔已回到奥运村。回奥运村的一路上,刘翔没让李国雄教练搀扶,他想自己走。不少志愿者站在路边目送刘翔走过,没人敢发声。忽然,一名男志愿者望着刘翔的背影忍不住喊了一声:“刘翔,好好养伤!我们都爱你!”刘翔停了一下,又默默地往前走。身后的两个女志愿者,低头抹泪。

  回到宿舍刘翔一下子瘫倒在了床上,刚被包扎上的右脚,隐隐作痛。

  刘翔和孙海平住的是三个人的大套间;赛前一天,刘翔要求从最大的房间换到了小房间,理由只有一个:“我在雅典奥运会时住的也是小房间,想重温一下那感觉。”躺在床上,刘翔望着天花板,眼泪又顺着眼角流了下来。“我当时在想,是不是这只是一场梦?我想快点醒过来!”刘翔事后回忆道。

  那天晚上,刘翔因行动不便,晚饭是在房间里吃的。在上海莘庄训练基地,经常受伤的他通常会自己跳着到食堂吃饭去。这次,他真的不可以了。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已有 _COUNT_ 位网友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