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眼中张琳仍是乖乖男 手上老茧透露训练艰苦(图)_游泳-游泳_2008奥运站_新浪网
新浪首页 | 网站地图
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父母眼中张琳仍是乖乖男 手上老茧透露训练艰苦(图)

http://2008.sina.com.cn  2008年08月30日10:41   北京晨报
父母眼中张琳仍是乖乖男 手上老茧透露训练艰苦(图)
 CFP/供图

  北京奥运会水立方的泳池中,张琳这个21岁的北京小伙子神奇地夺得了男子400米自由泳的银牌。这是奥运史上中国男子游泳项目的第一枚奖牌。然而,在他父母看来,已负盛名的儿子仍然是那个内向的乖乖男。

 从训练班到国家游泳队

  张琳不在家时,他的母亲张凤兰会经常想念这个小儿子。据她回忆,张琳7岁时,她把儿子送往离家不远的上地实验小学读一年级。学校附近有一个游泳馆,当时班里组织学生报名学游泳,那个班一共才10天,几乎整个班的孩子都报名了。

  “第一次下水,我差点被淹死。”张琳事后回忆,10天的课还没上完,他就哭着说不游了。但训练班结束后,一位北京体育大学的游泳老师相中了近十个孩子。一个月后,还剩四人,其中就包括张琳。两年后,张琳进入了海淀区业余体校游泳队训练,接手他的教练是李小娜。李小娜带张琳5年,刚接手时,张琳还不到10岁。“他的肩部柔韧性很好,水感非常突出。”提到弟子的优点,李小娜至今难掩欣喜之情,“更难得的是,这个孩子训练非常踏实。”

 儿埋头训练父母不过问

  凭着一股执著的韧劲儿,张琳在李教练带领下越来越专。小学毕业后,他被选进北京市二队;一年后,进入北京市队;再一年后,被选入国家队。那时,他刚刚15岁。如此平步青云,让当初送他进10天游泳训练班的妈妈张凤兰感到“太意外了”。

  张凤兰的意外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儿子的内向。张琳的父亲张仲泉说,儿子从小到大,每天都是安静地去训练,安静地回家,至于怎么个训练法,能游到多快,他回家从来不跟父母说。张仲泉也不在意,“多问没用,他练得那么专业,说了我们也不懂。”

  如今在自由泳赛场上叱咤风云的张琳,小时候先练习的其实是蛙泳,后来又改蝶泳为主项。进入专业队后,在教练的要求下,才开始练习自由泳,因为每个队员每天都要接受长距离自由泳的运动量。张琮是张琳的哥哥,比他年长5岁。他说,弟弟曾经跟他讲过国家队里训练的情景,每天早晨起床就是陆上训练,吃完早点,就要下水,游个两万米。“两万米啊!要我跑都跑不下来。”

  张凤兰发现,自从儿子进入北京队后,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了,最多每周能捞到一天回家。到了国家队后,干脆不着家,“大年三十能在家住一晚上就不错了。”十多岁的张琳整日泡在游泳馆中训练,其艰苦程度,张琳嘴上即便不说,做母亲的也会猜测,“我注意过他手上厚厚的老茧。”

 赛后至今还没回趟家

  8月10日上午,水立方沸腾了,张琳最后50米的爆发,为自己赢得了一枚银牌。与此同时, 张琳家的电话被打爆了,门槛几乎被赶来祝贺的人群踩烂。登门者中,有一位是张琳家人们再熟悉不过的,那就是曾经的教练李小娜。李小娜难掩激动之情,“以前我很看好这个苗子,曾经预想过他将来可能成为全国甚至全亚洲的冠军,但在奥运会上夺牌,是从来都不敢想象的。”

  张仲泉夫妇已经热泪盈眶了。他们抱起了儿子家里唯一一张像样的照片,等待着他给家里打来电话。张琳说,比赛后,他给家里打了电话,“当时听见家里好像有很多人,电话打了十几秒钟就挂断了,之后再也打不进去。”

  半个月后,张琳依然没有回家。“国家队还没有给假吧。”张凤兰淡淡地说道。对于儿子夺牌后的近况,张凤兰还是摇头说“不知道”,但她又不愿意打扰儿子,“等他回家再聊吧。”儿子带给他们的惊喜和荣耀,他们早已埋藏在心底。(晨报记者 刘奕诗)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